女人的眼淚

Job: script writing

 

上個星期天,我在家裡打開電視機,手上拿著電視搖控器無意識地左按右按(這是我的一個壞習慣。以前只有4個電視台的時候還好,現在有幾十條電視頻道,左按右按這動作隨時會花上兩三分鐘),其間突然看到一個由我很喜歡的旅遊節目主持人Megam做的旅遊節目。這回她介紹的地方是美國紐約。在介紹了幾個玩樂的地方後,她去了911現場遺址,並訪問了一個生還者。那個生還者向Megam訴說各遇難同事生前對他說的最後一句話。然後Megam的眼睛便紅了,眼淚徐徐的落下。我不得不承認,我已經進化成一個心如鐵石的人。我並沒有因為Megam的眼淚而動容,反而暗自在想:「女人真的是水做的嗎?」

 

在舊社會裡流行著一句關於女人的說話,「一哭二鬧三上吊」。仿佛哭就是女人最常用的手段。如果要找「哭」的代言人,我相信一眾粵語片時代的女角一定會義不容辭地對號入座。而排頭位的當然是受盡委屈的吳君麗跟白燕。不過,那已經是上世紀的事。自從洛琳、鄧蓮如及陳方安生等女強人相繼出現,「哭泣的女人」已經買少見少,反而「牛奶男」卻如雨後春筍,滿街都是。

 

話雖如此,根據非正式的調查,哭泣仍然長居於「令男人最手足無措」的三甲位置。這說明哭泣仍然管用,只不過成熟女人手上的武器多了,未到危急關頭絕對不會輕易使用。反而哭泣年輕化卻是我留意到的現象。今時今日,善良的少女會因為街邊一頭瘦骨嶙峋的小狗或小貓而哭泣;懦弱並以為戀愛大過天的少女會因為男友一個謊言而哭泣;刁蠻任性的小公主會因為男友慢半拍的反應而哭泣。她們大多把眼淚視作發洩情緒的途徑,並沒有把它視為手段。這大概可能因為現今選擇逃避的牛奶男比較多,「哭泣」得不到應有的重視。如今以「哭泣」為手段的女人就只有在老土的電視劇裡才看到,那些壞女人為了欺騙男人的感情而使用上世紀的「一哭二鬧三上吊」絕招。不過這老掉牙的劇情完全不能當真,只可以把它當成笑話看待。

 

「哭泣」其實可以是哭給別人看,也可以是哭給自己看的。<北非諜影>中英格烈褒曼的眼淚是給堪富利保加看的,目的是要對方不要把她忘記。而在東邪西毒裡張曼玉背著黃藥師時所流的眼淚是流給自己看的,希望藉著眼淚令自己明白她在這場遊戲已經輸得一敗塗地。另外,張愛玲在<私語>中訴說自己少時有一次望著母親離開。那一次她哭得很厲害,她說那些眼淚是哭給自己看的。那是我記憶中最蒼涼的哭泣。那跟羅蘭巴特在<戀人絮語>中說:「眼淚是為了證明悲傷不是幻覺。」一樣的教人覺惆悵。

 

究竟女人是不是用水做的?在男權主導的社會裡,女人明顯是很「水」的,因為眼淚可以成為她達成某些目的的工具。不過,現在女人的眼淚再不是有效的武器。因為示弱已經得不到任何好處,特別在懦弱及沒有主見的牛奶男面前。現在女人的眼淚頂多只可以用來提醒男人:「我是個女孩啊!」。在其他情況之下,眼淚可謂一無是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