京都

Job: script writing

 

如果東京是一位天不怕地不怕的活潑少女,那麼京都便是一位恬淡得體的小小姑娘。

喜歡東京的人,大概都喜歡向前看,袋裡都放著一部NDS及一本PC Home,平日喜歡到「翠華」或「DeliFrance」吃午餐A,吃飽便繼續上路。喜歡京都的人,大概都喜歡回頭望,袋裡都放著一本三島由紀夫小說及一只剛買回來的小津安二郎電影DVD,平日喜歡到「祥利」或「After Shool」喝一杯凍朱古力,喝完總會呆上一陣子。喜歡東京的人都會因為維港兩岸的煙花而歡呼;喜歡京都的人也會因為鴨川兩旁的櫻花而微笑。

對於我來說,京都就像一個華麗的小匣子。當你打開過這個匣子,你便會經常想著它,偶爾還會把匣子拿出來,用手輕輕拭去匣子上的灰塵,小心奕奕的把它打開,看一看,然後又依依不捨的把它放回原處,讓它再次被塵封。

我跟太座四月初到京都、奈良及大阪走了一圈。我們泡過溫泉、逛過公園,最賞心的還是到各大寺廟遊蕩。在那短短的七天裡,我倆沒有一天看不到春櫻,沒有一天呼吸不到清甜的空氣,沒有一天看不到歡悅的面容。

聽說造物者用七天做出天地萬物。原來,七天是這樣的短促。當飛機降落在香港機場,大家忙著取行李講電話的那一刻,我清楚知道我已經回到香港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