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裡

Job: script writing

來到「這裡」已經有四個月的日子。雖然這裡也有白天與黑夜,但時間卻以它獨特的方式行走著。一分鐘很漫長,一個月卻過得很快。這些日子,我跟我原來身處的「那裡」幾乎完全割裂。工作、朋友、娛樂,都沒有了,連電話都沒有接過多少個。我並不討厭那裡,相反,我強烈的渴望回去。但這裡需要我,需要我專心的處理好大大小小的事情。

別人也許永遠不會明白,我是多麼的不願意到這裡來。我也不記得有多少次午夜醒來,當臉還貼著微濕的枕頭,意識還未完全恢復的一剎,我都會問:那一切都是夢嗎?然而,眼角還未冷的淚水卻狠狠地證明悲傷都不是幻覺。

「我一直以為人是慢慢變老的,但原來不是,人是一瞬間變老的。」

有時候走在街上,迎面的人或忙於工作,或趕著回家,各自努力地為今日而盤算,為明天而張羅。他們的明天,永遠都陽光普照。我確實是有點妒忌,為甚麼他們的世界還在規律地運作着,而我的世界卻像斷了發條一樣停止了,靜默著,仿佛輕輕一碰便會分崩離析的樣子。我知道我沒辦法從他們身上得到答案,我唯一可以做的就只有拼命的跑,即使身體多累,即使臉上沾了多少塵土雪霜,我也得向前跑。如果不能憑這一口氣走到最後,我知道,就再沒有以後了。

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可以回到「那裡」。朋友,請不要被我滿身的傷痕嚇怕,也不要埋怨我變得古怪,我可是拼了命才可以回來的。